<dl id="56wwo"></dl>

  • <menuitem id="56wwo"><dfn id="56wwo"></dfn></menuitem>

    1. <tbody id="56wwo"><div id="56wwo"></div></tbody>
      <track id="56wwo"></track>
        <bdo id="56wwo"></bdo>
        <menuitem id="56wwo"></menuitem>

        <tbody id="56wwo"><div id="56wwo"><address id="56wwo"></address></div></tbody>
        <track id="56wwo"></track>

        <track id="56wwo"></track>

        <nobr id="56wwo"></nobr>

        您的位置 : D1看書網 > 武俠 > 雁夜飛

        更新時間:2020-08-05 08:10:20

        雁夜飛

        雁夜飛 山居侯 著

        連載中 霍常笑北堂鷹

        精選熱書《雁夜飛》是來自作者山居侯著作的武俠風格的小說,這本小說的主角是霍常笑北堂鷹,書中感情線一波三折,卻又順理成章,整體閱讀體驗非常不錯。下面看精彩試讀:老江湖日暮西山,新江湖風起云涌。幕后黑手,將這平靜武林攪得天翻地覆;武評七人,于濃云密布處石破天驚。重重迷霧散去后,誰人揚名?有一雁一鷹,長風烈馬,俠義無雙;有一蜂一蝶,神仙眷侶,計定山河;有一柄很少出鞘的銹劍,卻獨占這江湖九成九的鋒芒……

        精彩章節試讀:

        霍常笑最近一點都笑不出來。

        這聞名天下的秦歌鏢局,最近也沒什么人有心情唱秦地的歌了。

        短短一個月之內,各地的堂口加起來已經失了三趟鏢。此刻,地處汴京的秦歌鏢局總局的后堂里,身為總鏢把子的霍常笑,正面色凝重地盯著眼前的人——他最信任的幕僚,秦歌鏢局的智囊,葉先生。

        霍常笑在等葉先生幫他分析這十分不同尋常的麻煩。

        時下這世道,要說太平,倒勉強算得上國泰民安;但要說不太平,也確實是暗流涌動。

        自七年前太子玦驅胡歸來,不論廟堂還是江湖,均是民心所向。軟弱無能的陽帝在大勢所趨之下退位,太子玦登基為帝,年號鳳璽。彼時西夏黨項羌偏居西北,羌族內亂才休三年,無力南下,邊界十分穩定。東北方遼人鐵騎時有進犯之舉,只是大將軍沙百戰在定州、鎮州、河間三處均陳列重兵,更有戰功赫赫的靖邊侯羅霆坐鎮要沖之處,一時間遼人也不敢妄動。

        邊境安穩,中原似是歌舞升平。但戰亂畢竟才結束不到七年,山野林間多有盜匪橫行,江湖上寨頭林立。雖有名門正派鎮守秩序,但總歸有諸多不安生的宵小之徒,時不時以武犯禁。

        因此,像鏢局這樣的營生,正是興旺的時候。

        有人押鏢,是因為有人劫鏢。本事夠硬的,早早就打出了名聲,走鏢的時候只要把旗號一亮,尋常賊人都會自覺繞著走;本事不夠硬的,那就像是個會走路的靶子,許多歹人盯著,一路都不安生。被歹人劫了鏢,便只能認倒霉,鏢局自己搭銀子去賠償客人——這年頭,官府是指望不上的,敢劫鏢的,要么是連官府都不敢惹的硬茬,要么就是與官家人勾連頗深。若是丟一趟普通的鏢,賠上等價甚至翻倍的銀兩,再勒緊褲腰帶過上一段時間,這日子也就熬過去了。若是哪趟帶紅貨的被人劫了去,饒是大鏢局也得肉疼一番,尋常的小鏢局更是要賠得底朝天,興許就關門大吉了。

        不過,風險大,就意味著賺得多。所以遇上帶紅貨的雇主,不管有沒有本事的鏢局,大都還是極其歡迎的。

        要說丟鏢,這事可大可小,主要是看丟的是什么,世間鏢局無論大小,自有一套辦法。但對于秦歌鏢局來說,丟鏢,卻是一樁天大的奇聞。

        只因這秦歌鏢局,四十年來,只丟過一次鏢。

        當時劫鏢的人,單槍匹馬,使一桿七十二斤鑌鐵狼牙棒,名叫霍常笑。

        霍常笑是個奇人,入江湖的第一件事便名動天下——他只身一人劫了官府委托秦歌鏢局押送的皇杠,而后又大張旗鼓地將皇杠送到了京城。

        這便是霍常笑向秦歌鏢局納的投名狀:最好的鏢局的鏢,他劫了;而他押的鏢,卻沒人能劫得走。愛才的秦歌鏢局總鏢頭秦百川,見如此好漢來投,自然禮遇有加。鏢局有了霍常笑之后也是如虎添翼,正好秦百川年事已高卻膝下無子,幾年后索性將整個鏢局都托付給了霍常笑。

        霍常笑行事磊落,率性豁達,是個響當當的好漢,江湖上頗有威名。秦歌鏢局二十年不失手的紀錄被他打破,卻從他接手鏢局開始,又保了二十年太平。

        前后四十年,只失鏢一次的秦歌鏢局,如今卻一個月里就丟了三趟鏢。

        按照規矩,丟了鏢,出銀子賠償便是。秦歌鏢局財大氣粗,不至于賠不起。但這事關鏢局聲望,若不妥善解決,只怕影響不僅僅是拿些黃白之物就擺得平的。而且,三趟鏢里有一趟的失物并非金銀所能彌補——那是西南苗疆的苗王委托霍常笑送往汴京的一樣東西,連霍常笑都不知道那是什么,只曉得天下獨一份。苗王千叮嚀萬囑咐,一定要霍常笑親手送到御醫皇甫飛的手里,據說事關重大。

        當日正好有一趟從會川押往汴京的貨,霍常笑將那寶貝貼身收藏,混在那一群趟子手中間趕路。沒曾想,路行至一半,來了一伙武功高卓的蒙面人,一個照面劈了秦歌鏢局的大旗,二話不說就大開殺戒。那趟鏢原本沒有紅貨,押鏢的趟子手里也沒多少精銳武師,而對手卻個個兇悍異常,為首的那人就連霍常笑都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應對。結果,霍常笑心憂那些鏢師兄弟,一個分神便被對方當胸一爪抓破了衣裳,貼身收藏的那件東西眨眼間就易了主。

        對方得手后迅速遁去,霍常笑追之不及,很是憤懣,只能四下散開人手,打探消息。

        不料失物的信兒還沒等來,卻接連傳來另外兩趟鏢物被劫的訊息,這下整個秦歌鏢局都有些不安了。

        這般情形,霍常笑覺得十分蹊蹺,卻理不出頭緒,而他所倚重的葉先生,卻遲遲沒有開口。

        葉先生在等,等即將到來的消息。

        秦方,霍常笑的得力副手,正大步匆匆地踏進門來,霍常笑對上他的目光,心里一沉——風塵仆仆的秦方面色凝重,顯然,帶來的也不是什么好消息。

        霍常笑朝旁邊的椅子伸手示意,然后緩緩地斟了一杯茶,讓秦方坐下緩口氣——虱子多了不怕癢。麻煩接二連三地出現,也就不差這一時半刻的工夫了,所以霍常笑雖然憂心,卻并不著急。

        秦方倒不客氣,那茶杯端將起來也沒心思細細去品,只一仰脖,便“咕咚咕咚”將這頂好的信陽毛尖給倒進喉嚨,看得葉先生直咋舌。

        一杯熱茶下肚,秦方順了順氣,這才抬頭朝霍常笑和葉先生示禮。然后,不待二人發問,便開口說道:

        “送往潁昌府的那趟鏢,也出事了。不過,鏢沒丟?!?/p>

        霍常笑一愣,下意識地看了一眼葉先生,發覺葉先生也微微皺了皺眉頭,兩人的目光帶著疑問,一起拋向秦方。

        “說來也奇怪,先前丟的那兩趟,并沒有紅貨,這也就算了。去潁昌府的這趟,押送的可是官家的餉銀,隨隊的還有上百官兵。沒想到,這幫劫鏢的人還真是無所忌憚,對官兵也毫不留手——”秦方說道。

        葉先生抬手打斷秦方:“你方才說,鏢沒丟?”

        “嗯,沒丟?!鼻胤秸f,“被一個書生模樣的高手給攪和了?!?/p>

        ……

        北堂鷹終于相信霍常笑的話了。

        他很久以前欠下霍常笑一個人情,這讓他難受了好久:“君子盜”北堂鷹劫富濟貧,一向只愛助人,卻討厭被人施以恩惠。所以當霍常笑找上他幫忙時,他滿口答應的同時也舒了一口氣:終于可以把這人情還了。

        只是當時他覺得霍常笑是在說笑的,他甚至覺得霍常笑是因為了解他,故意編了一個緣由來求助他,以解他心頭的包袱——堂堂霍總鏢頭,說他們秦歌鏢局的鏢被劫了?而且是他霍常笑親自押的鏢?

        之后,借著霍常笑提供的丁點信息順藤摸瓜,他居然真的一點一點地找到了端倪。

        霍常笑失鏢的那一次,實在太過離奇,而且劫鏢之人武功高卓,連霍常笑都吃了苦頭,北堂鷹自忖不是對手。因此,他反其道而行之,去追查了秦歌鏢局另外的兩次失手,反而找到了線索。

        那兩次劫鏢的人,并不是那種來無影去無蹤的狠角色,大隊人馬行動總會留下些痕跡。對北堂鷹來說,喬裝打扮、隱藏身份這些伎倆都騙不過他,他耗了些許時日,終于分別確定了劫鏢人的來歷:落星樓,裂旗門。

        這就更讓人摸不著頭腦了。

        這落星樓和裂旗門,一個在江南,一個在西北,無論如何也扯不上關系。若論實力,均算不上江湖前列的大幫派,最多就是占踞一方稱雄,也談不上什么正邪。這樣的兩個幫派,同時去招惹秦歌鏢局這棵江湖常青樹,這種損人不利己的事情,實在是詭異得很。

        書到這里,或許各位看官們要以為北堂鷹是什么神捕之類的人物了,那可就大錯特錯了。

        “君子盜”北堂鷹,出身漠北,年少成名。風流倜儻的少年公子,不愛金銀珠寶,不愛文玩字畫,卻另有傳說在身:他能在一夜之間搬空某個無良官府的府庫,然后令手下伙計通過各種渠道換成銀票、或者干脆將官銀給熔了,最后將這些碎銀錢變成糧食、布匹,分到那些光景不好的窮人手上——實實在在是將“劫富濟貧”四字做到了家。

        至于他自己和手下的伙計,卻從不靠這些錢養活——也許是在北漠見慣了塞外的好馬,他自有一樁販馬相馬的買賣,手下的伙計也都是個中好手,可以說是吃喝不愁、行俠仗義。更有傳言說,北堂鷹善捕奇珍異獸,有人說曾見過他豢養的奇獸,兇悍威武,能吞云吐霧,絕非人間凡種。

        從古至今,不論是“俠盜”“雅盜”“君子盜”,說的再好聽,終歸是個賊。是賊,就得有好輕功。

        北堂鷹的輕功,天下第一。

        自前朝“神行太?!贝髯谥?,中原江湖上已經許久未有靠輕功獨步天下的人。

        直到近些年兩個北方來的江湖后生聲名鵲起:“雪雁槍”雁夜飛,“君子盜”北堂鷹。

        雁夜飛為人磊落瀟灑,善結交朋友,一桿蘸雪鉤鐮槍天下聞名;那北堂鷹更是樂善好施、俠名遠播,頗有魯子敬遺風。

        此二人年齡相仿,輕功高卓,而北堂鷹又略高雁夜飛一籌,故世人稱為“一時鷹雁”。

        更多免費章節閱讀推薦:

        • 第一卷 雁夜飛 第一章 霍常笑的麻煩
        • 第二章 君子盜
        • 第三章 魏武當歌 (推薦)
        • 第五章 茶攤怪人
        • 第六章 新江湖武評
        • 第七章 求應堂
        • 第八章 猴兒酒彌香
        • 第九章 風漸起
        • 第十章 山中爺孫
        • 第十一章 千變鬼
        • 第十三章 水落山澗
        • 第十四章 花雕
        • 第十五章 大師已逝
        • 第十六章 機密驚天
        • 第十八章 鐵馬出征
        • 第十九章 爾虞我詐
        • 第二十章 使毒行家

        網友評論

        還可以輸入200

        毛片免费看
        <dl id="56wwo"></dl>

      1. <menuitem id="56wwo"><dfn id="56wwo"></dfn></menuitem>

        1. <tbody id="56wwo"><div id="56wwo"></div></tbody>
          <track id="56wwo"></track>
            <bdo id="56wwo"></bdo>
            <menuitem id="56wwo"></menuitem>

            <tbody id="56wwo"><div id="56wwo"><address id="56wwo"></address></div></tbody>
            <track id="56wwo"></track>

            <track id="56wwo"></track>

            <nobr id="56wwo"></nobr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