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l id="56wwo"></dl>

  • <menuitem id="56wwo"><dfn id="56wwo"></dfn></menuitem>

    1. <tbody id="56wwo"><div id="56wwo"></div></tbody>
      <track id="56wwo"></track>
        <bdo id="56wwo"></bdo>
        <menuitem id="56wwo"></menuitem>

        <tbody id="56wwo"><div id="56wwo"><address id="56wwo"></address></div></tbody>
        <track id="56wwo"></track>

        <track id="56wwo"></track>

        <nobr id="56wwo"></nobr>

        您的位置 : D1看書網 > 都市 > 舊愛晚成:厲先生的溺寵啞妻

        更新時間:2020-09-25 17:35:48

        舊愛晚成:厲先生的溺寵啞妻

        舊愛晚成:厲先生的溺寵啞妻 砂糖 著

        連載中 舒窈厲沉溪

        人氣小說《舊愛晚成:厲先生的溺寵啞妻》是來自砂糖傾心創作的一本豪門虐情風格的小說,小說的主角是舒窈厲沉溪,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,文筆極佳,實力推薦。下面是簡介:她是個啞女,龐大的身世背后,隱藏的是驚天的秘密。浮華的婚姻下面,隱藏的又是一個驚天的陰謀,四年的夫妻,卻從未得到過他的認可。作為國內首富的他,為了利益選擇了商業聯姻,本是步步為營,奈何變成了步步淪陷!迷上了一個滿心傷痕的她,是執迷不悟,還是萬劫不復?

        精彩章節試讀:

        深沉的夜。
        一道沉重的力量,在舒窈身邊襲來,豁然將女人的身體翻了過去,健碩挺拔的男人動作如常,修長如玉的大手沿著她婀娜的曲線一路向下。
        舒窈徹底從夢中驚醒,下意識的抬手抵抗,卻被熟悉的重量桎梏,這樣的抵抗,在厲沉溪這里,根本絲毫不起作用。
        漫長的征程,在舒窈咬牙強撐下,最終,才結束了。
        沉默,仍舊如死一般的沉默著。
        男人快速的扯身離開,伴隨著‘?!囊宦?,空氣中,充盈著淡淡的煙味。
        他拾起了地上的西裝,徑直向外,回了主臥。
        舒窈卻裹著床單,落寞的嘆息一聲,結婚兩年,她和厲沉溪,一直都是分居的。
        每次一結束,他就像厭煩的丟個垃圾一樣,快速的避開她,抽身離去。
        一直如此。
        念及此,她的心里竟如貓爪似的難受起來。
        冗長的夢境錯綜復雜,好不容易睜開眼,已經是翌日的天明了,耳邊傳來手機定制的廣播,女性甜美的嗓音,猶如天籟。
        “親愛的寶媽,今天是您懷孕二十七周零兩天,還有八十九天就是預產期了,在此期間,希望您……”
        聽著耳邊機械性的廣播聲,舒窈動作緩慢的從床上坐了起來,習慣性的抬手撫著自己高高隆起的小腹,起床去浴室。
        再出來時,她換了衣服,打開厚重的窗簾,推開了拉門,站在露天小陽臺上,呼吸著清晨的新鮮空氣。
        視線之中,瞥見庭院中,一身運動裝扮的男人,挺拔的周身,頎長清雋的站在大樹旁,沒有乘涼的意思,單手拿著電話,似在講著什么。
        男人周身的氣質,獨立一隅,透著骨子里與生俱來的冷漠疏離,仿佛渾身都寫著生人勿靠的字樣。
        漫不經意間,厲沉溪也抬了下頭,視線不經意的和舒窈的重疊。
        剎那間,一雙深沉湛黑的眸子,樓上樓下,卻透著讓人望而生畏的漠然。
        淡漠的如履薄冰。
        男人清遠的眸光略過,長腿大步,一邊聽著電話一邊邁步去了別處。
        舒窈的眸子沉了,她知道,厲沉溪并不愛她。
        這場婚姻的初衷,也并非愛。
        只是一場利益的交換罷了!
        莫名的,舒窈的腦海中,浮現的是那日她從醫院歸來,將化驗單遞送他面前,男人注視著上面‘陽性’二字,一絲蘊怒在男人英挺的俊臉上徒升。
        他骨節修長的大手緊扣著她的脈搏,似要將她的生息阻斷,只漠然的扔下一句話,‘做掉!’
        身體令人窒息的疼痛,和心如死灰的哀默重疊折磨,那一刻,舒窈仿佛真的在后悔,當初為什么要一心一意的選擇嫁給一個絲毫不愛自己的人。
        復雜的心境,被門外保姆的一道聲音所驚擾——
        “太太,該用早餐了!”
        舒窈下樓時,男人已經坐在了餐桌上,換掉了運動服,此時的他穿著正統的西裝革履,白色的襯衫,袖口挽起,拿著報紙翻看,面前是一份手撕芝心奶酪和半熟熔巖撻。
        這是他歷來的早餐習慣。
        舒窈的視線快速從男人身上略過,走過去,在一側入座,保姆將做好的小籠包子端過來,同時說,“太太,今天產檢,我陪您去吧!不然,您一個人也不方便的!”
        她點了點頭,余光就注意到男人蹙起的眉頭,舒窈立即垂下了眼眸。
        保姆又端著熱粥過來,舒窈沒注意,一回頭,直接和保姆撞上,滾燙的熱粥潑濺在手上。
        “??!”
        難聽的聲音,如老式彈棉花時發出的刺耳噪音。
        注意到男人眉宇間的折痕加深,她下意識如寒蟬般將噤了聲,疼的跑去廚房,用冷水沖湯到的手指。
        她本來就是個啞巴,不會說話的。
        唯一能發出的聲音。
        就只有像剛剛那樣,難聽,又刺耳。
        用過了早餐,厲沉溪拿著熨燙服帖的西裝和公文包出門,保姆一邊收拾著餐桌,一邊說,“太太也上樓準備下,我們這就去醫院吧!”
        舒窈點點頭,起身上了樓。
        八點半左右,她在保姆的陪同下,來到了市最大婦產醫院。
        繁瑣的檢查項目,幸好有保姆的陪同,減輕了舒窈一半的負擔。
        她撫摸著自己高聳的小腹,驀然地閉上眼睛,仿佛身體里的氣力一絲絲的被抽離,她很清楚,這個孩子,是憑著自己一己之力,勉強保住的,他永遠都不會接受。
        當初,她拿出了厲沉溪奶奶過世前的遺囑,上面白紙黑字寫的清楚,厲舒兩家聯姻,生下的孩子,作為他日厲氏未來的繼承人。
        秉承這一信念,他才無奈娶了她。
        也才無奈放棄了讓她打胎的想法。
        看著彩色超聲顯示器屏幕中,胎兒實時動態活動圖像,小小的樣子,美好的讓她心顫!
        “寶寶很健康哦!還有兩個多月就是預產期了,這期間一定要多注意休息!”
        醫生檢查結束,將檢查單據一一交到舒窈手中。
        她微笑的點點頭,耳邊又聽醫生叮囑,“夫妻房事方面,要盡量避免,為了寶寶的健康,讓孩子父親也要學會忍耐哦!”
        舒窈臉頰漲紅,想到昨晚的一切,不禁快速的點了下頭,美眸微斂。
        她轉身向外,馬上出門的瞬間,身后的醫生也撥通了電話,壓低聲道,“夫人,檢查過了,胎兒是健康的,沒有語言方面的障礙……我懂得,您放心,孩子不會像舒窈那樣是個啞巴的……”
        一字一句,都在舒窈耳畔縈回,是厲家人聯系了醫院,瞞著她為孩子做了基因鑒定。
        所以,剛剛的例行檢查,才會如此繁瑣。
        胸口傳來鈍生生的疼痛,大腦像缺了氧一樣,她不得不伸手扶著走廊墻壁,痛徹心扉!
        從醫院再出來,天氣陰的厲害,風呼呼的,儼然要下暴雨的節奏。
        舒窈一個人站在路邊,狂風吹卷著她的裙擺搖墜不已,保姆說去開車,卻一去不返。
        她等了又等,噼里啪啦的雨點落下,打在身上,涼涼的。
        但更讓人心涼的,一輛黑色的勞斯萊斯,車速不疾不徐的從她身邊駛過,舒窈清晰的看見,車上男人沉冷鷙酷的輪廓,漠然的余光,從她身上一閃而逝。
        旋即,一顆心如墜冰窖,臉上的表情也慘淡到了近乎絕望。

        網友評論

        還可以輸入200

        掃一掃二維碼 或者

        關注微信公眾號鸚鵡看書

        回復舊愛晚成:厲先生的溺寵啞妻或者回復書號1293 閱讀全文

        ×
        毛片免费看
        <dl id="56wwo"></dl>

      1. <menuitem id="56wwo"><dfn id="56wwo"></dfn></menuitem>

        1. <tbody id="56wwo"><div id="56wwo"></div></tbody>
          <track id="56wwo"></track>
            <bdo id="56wwo"></bdo>
            <menuitem id="56wwo"></menuitem>

            <tbody id="56wwo"><div id="56wwo"><address id="56wwo"></address></div></tbody>
            <track id="56wwo"></track>

            <track id="56wwo"></track>

            <nobr id="56wwo"></nobr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