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l id="56wwo"></dl>

  • <menuitem id="56wwo"><dfn id="56wwo"></dfn></menuitem>

    1. <tbody id="56wwo"><div id="56wwo"></div></tbody>
      <track id="56wwo"></track>
        <bdo id="56wwo"></bdo>
        <menuitem id="56wwo"></menuitem>

        <tbody id="56wwo"><div id="56wwo"><address id="56wwo"></address></div></tbody>
        <track id="56wwo"></track>

        <track id="56wwo"></track>

        <nobr id="56wwo"></nobr>

        您的位置 : D1看書網 > 靈異 > 邪棺龍婿

        更新時間:2021-09-07 17:48:19

        邪棺龍婿

        邪棺龍婿 佚名 著

        連載中 林九陳思白

        火爆新書《邪棺龍婿》由知名作者佚名著作的靈異類型的小說,故事中的主角是林九陳思白,書中感情線一波三折,卻又順理成章,整體閱讀體驗非常不錯。下面看精彩試讀:我是父親從墓里盜出來的。出生便是命中帶煞,克死至親,九年克死九條人命,連村里都是牲畜死絕,莊稼盡枯。爺爺機關算盡,以命相換,方才窺得天命,為林家求得一線生機……

        精彩章節試讀:

        我叫林九,本是一個不該出生的死人。

        至于為什么叫這名,照我爺爺的說法是,《周易》以陽爻為九,乾卦中又有“初九,潛龍勿用?!?/p>

        所以求的就是一個至陽至剛,但又要隱忍茍活。

        爺爺他對這些東西,還是有點道行的。

        就說四十多年前,盜墓摸金一派有五大高手,我爺爺林遠山排行第三,所以江湖人稱林三爺。

        特別他那一手風水望氣、尋龍點穴之術,內行之人評價是冠絕四海、業內無雙。

        可爺爺怎么也想不到,也正是他這手功夫,為整個林家招致血光之災。

        摸金倒斗、開棺盜墓這門活計,一向是代代相傳,父傳子,子傳孫。

        所以自從爺爺四十六歲金盆洗手后,便把活計傳給三個兒子,也就是我大伯、二伯和我爹。

        當時想的只是,不讓這門手藝失傳,完全沒有再讓他們仨去干這短命活計的意思。

        所以爺爺雖說言傳身教,卻又令行禁止,不準兄弟三人盜墓。

        大伯、二伯倒也聽話,畢竟年齡大些,從小安分守己,恪守本分,長大后也遵照爺爺安排,成家立業,結婚生子。

        唯獨我爹年齡最小,最受寵愛,所以從小那是個調皮跳脫,驕縱跋扈,長大后更是只想著功成名就,青史留名。

        而恰恰我爹的榜樣不是別人,正是我的爺爺,八省聞名的林三爺。

        于是那段日子里,爺爺他對我爹是該打打,該罵罵,卻始終無法動搖他半分。

        平日里雖然大墓不讓走,但怎么也攔不住他去翻周邊小墓。

        畢竟這片古老的國度之下,可從來不缺埋人的墓。

        但正巧同時也在那年,這古老國度上的一場地震,震斷了蒼山龍脈。致使一座天煞大墓的墓門,忽地從龍眼中冒了出來。

        倒斗界全數門派,為之震動!

        我爺爺當然一聽說這消息,立馬便知道自家孩子在想什么。

        趕忙對著我爹左勸右慰,嚴加警告。

        到后來,更是直接把房門鎖住,告誡奶奶,千萬別讓他出來。

        但有些時候,命里該來的,是這么攔也攔不住。

        我爹他還是去了,去前還仗著爺爺的名號,靠著老人的真傳,拉扯一幫兄弟朋友,一頭子闖進了那蒼山古墓之中。

        爺爺后來說,當時沒把我爹的腿打斷,算是他這輩子最大的錯誤。

        說起蒼山,得講講大唐天寶二年,南詔王遷都大理。

        之后南詔王為防備大唐、吐蕃侵襲,便依托蒼山,在大理南北分別建立關隘。

        北面關曰“龍首關”,南面的叫“龍尾關”,蒼山就是那龍身。

        兩關依托蒼山,又鎖洱??厮?,風水極佳,猶如真龍。

        所以就有后話——“坤卦風水托蒼山,蒼山風水映江南?!?/p>

        而那座天煞大墓,便在這蒼山的龍脈之中,其墓主地位尊貴,可見一斑。

        父親當時也是年輕氣盛一小伙,不畏天地,不信那邪。

        剛聽聞蒼山古墓顯形,就瞞著我爺爺,帶著一群兄弟朋友跑來盜墓。

        一開始,雖說還真靠著爺爺真傳的本事,尋到墓門,下了墓穴。

        但再往后走,終究還是經驗淺薄,領著那些兄弟朋友,碰了不少陷阱尸毒,于是損兵折將,在所難免。

        看著當初說一起發財的兄弟死了不少,也開始有人勸他,要不回去吧。

        但那時候,父親早已聽不下任何勸告。

        他滿腦子只剩那墓穴中的黃金玉佩、寶石古董,還有倒了這座墓后,自己在整個門派里大漲的名聲。

        卻是欲望沖散理智,一面深入的同時,并沒有覺察到四周漸冷的氣氛。

        周圍隊員兄弟要么臨時退出,要么中途身死。

        父親帶著眾人一路走走停停,直到最后,竟只剩下兩人跟隨,一齊進到那墓穴的最深處。

        墓室之中,是徹頭徹尾的黑暗。

        隱隱有風吹進,像是無形的手撫摸皮膚,雞皮疙瘩不由冒起。

        四周偶有珠簾晃動聲,腐蟲爬動聲,讓人心慌。

        “我爹說過,古代那些為貴人建造墓穴的工匠們,下到墓穴的時候,第一件事不為別的,先開通風孔,不僅是為了透氣,也是為了防止自己被拉著殉葬?!?/p>

        父親一邊用火把照亮四面,一邊跟背后的兄弟解釋,指指一旁風口:“所以一會兒結束咯,我們就從風道走?!?/p>

        剩下的兩兄弟面面相覷,除了相信,別無他法。

        緊接著,父親的視線瞬間被墓室中一碩大棺材吸引過去。

        用火把一照,光就跟被吸進去似的,棺身上微微泛起血色的光,那光在底下流淌著,像是殘陽下的紅云。

        “這是……玉?”看清了棺材的樣子,兩個兄弟驚叫起來。

        那是一具完全用玉石打造的棺材,沒有任何花紋雕刻,沒有金絲鑲邊,但玉下蠕動流溢的血光,足以讓人心神震懾。

        兩兄弟爭前恐后地上前,拔鏟拔刀,想要撬開這具棺材,看看這玉石棺的主人真容,看看這棺中的陪葬珍品。

        “別動!”

        父親叫住了他們,嘴皮子顫抖著,說道:“這……這是死玉!”

        兩兄弟相互對視,第一次聽這種說法。

        “人養活玉,玉能反補其氣血,滋養靈性,提升運勢,這你們知道?!?/p>

        父親指著于是棺材,沉聲說:“但死玉卻恰恰相反,俗話說‘死玉遇死’,是絕對的不祥之物,在道教中常常用來封鎖冤魂!”

        “那么這棺材?”一兄弟試探著問。

        “這棺里鎖著一天煞的冤魂?”另一兄弟說。

        “我……不知道?!备赣H有些迷茫。

        迷茫的是難道他爹說的是對的,迷茫的是自己真的要就此放棄?

        沉默之中,兩兄弟也開始深思起來,他們舔著嘴唇,貪婪地盯著那具棺材,沒有說任何話。

        在之前的路上,他們已經翻了不少金絲楠木的棺材,收獲頗豐,但還是覺得不夠。

        同樣的,我父親最終也沒能戰勝欲望。

        他那不信邪的性子上來,一咬牙,抽出鏟子,帶著兩兄弟就上去了。

        三人剛摸著死玉棺材的時候,棺材像是活了過來,紅光緩緩游動,刺骨的涼意從指間滲入骨髓。

        父親他們止不住的發抖,只感覺整個墓室的溫度驟降,呼呼的風似乎大了起來。

        廢了好大的勁兒,終于撬開了棺材蓋子。

        看著里頭躺著的尸體,三人同時倒抽一口涼氣。

        那尸體赫然是個絕美的女子,白粉紅唇,面色如生,雙眼緊閉。

        周身上下一襲紅底金邊的宮裝,肩上絲綢未腐,兩袖錦緞未朽。

        而且更讓人驚異的,還有女尸肚子鼓脹,仿佛懷孕十月。

        “這,這……”

        兩兄弟呆著說不出話來,生怕驚醒了這具女尸。

        但父親卻已然喪失理智,什么活不活死不死的早已不顧,直接兩腿一抬一跨,整個人撲進棺材里,騎著女尸的肚子,瘋狂伸手去擼臂上的戒指手鐲。

        瘋癲,狂熱,眼冒綠光。

        他就像只餓了許久的狼,一邊大笑,一邊抓著陪葬的金條。

        這副模樣嚇壞了兩兄弟,兩人對視一眼,悄悄離去,獨留父親一人搜刮。

        不知過去多久,風緩了下來,火把的光變得黯淡。

        父親的背影投射在巖壁上,如同啃食肉食的野獸。

        那死玉棺材上幽光流溢,仿佛千萬只血色觸手,慢慢包圍住他。

        許久,貴重的寶石已拿得差不多了。

        狂熱消退,父親深深呼吸,回頭看了眼出口,空無一人,火光漸弱,整個墓室里又如死一般寂靜。

        他渾身一激靈,仿佛意識到什么,趕緊從棺材上爬下,看向棺中的懷孕女尸,這才發現不對。

        “活,活的?”

        父親喃喃自語,方才的他就像是被奪去了心神,全然沒有發現墓中的種種不對勁。

        有些邪門……

        他有些怕了,心想著快些離開這鬼地方,結果視線一瞟,又給女尸給引了過去。

        卻見那美艷女尸朱唇微啟,腮幫略鼓,像是含著什么東西。

        父親稍稍瞇眼,定晴一看,終于看清了含著的寶物。

        “定顏珠?”

        他頓時松了口氣,拍著胸口道:“是定顏珠的功效,不是活的,那就沒事了?!?/p>

        只是心態放松的同時,貪婪的欲望也冒了出來。

        心想著反正也拿了那么多,不如再拿一樣。

        于是鬼使神差地,父親又爬回棺材中,大著膽子騎上女尸肚子,屏住呼吸,俯下身去,用手指去撬她的嘴,打算將那定顏珠取出來。

        微涼的風打在臉上,如同尸體在呼吸,用手指扯著她的嘴,感覺是在對自己笑。

        氣氛冰冷詭異。

        父親全力集中精神,探取寶珠,卻忽地聽聞身后響起“咯咯”輕笑。

        “誰!”

        他猛地扭頭,瞪大眼睛,看向黑暗深處。

        心跳狂快,但那里空無一物。

        帶著急促的呼吸掃視一圈,沒有發現任何異常,父親收回注意力,重新回過頭,伸手進嘴,打算繼續取珠。

        一轉頭,赫然看見那棺中女尸瞪開眼睛,看著自己,兩道陰森的寒光射出!

        父親驚叫起來。

        玉棺上的紅光隨之沸騰,像是千萬血手探出。

        女尸鼓脹的肚子瞬間干癟下去,父親一屁股坐空,重重一摔,痛叫出聲。

        這聲叫喚仿佛喚醒了她,女尸眼珠子一低,直勾勾地看向了父親。

        緊接著竟如聽話的媳婦一般,乖巧地張開了嘴,露出那拳頭大的定顏珠。

        父親渾身戰栗,冷汗直流,心狠狠地抽了一下,伸出顫抖的手。

        風又大了起來,溫度驟降,身后不知是風嘯還是人笑,聲音似妖似鬼,如泣如訴。

        父親再也無法忍受,一把搶過珠子,翻身出棺,朝著風道拔腿就跑。

        風道里,火把的光瘋似地跳動,影子投在巖壁上,忽高忽低,忽明忽暗。

        卻不知何時火光幾次閃動,石壁上,父親影子旁,竟多了一只小的人影,步步跟隨著,漸漸融合。

        那小人的影子,就是我。

        更多免費章節閱讀推薦:

        • 第1章 血棺美人
        • 第2章 邪嬰降世
        • 第3章 孤命
        • 第4章 紅衣
        • 第6章 驅邪
        • 第7章 兇宅
        • 第9章 藝成
        • 第10章 姻緣
        • 第11章 婚約
        • 第12章 莫欺少年窮
        • 第13章 雌雄對,龍鳳配
        • 第14章 小院詭影
        • 第15章 慘遭誣陷

        網友評論

        還可以輸入200

        掃一掃二維碼 或者

        關注微信公眾號俠盜網

        回復邪棺龍婿或者回復書號c526 閱讀全文

        ×
        毛片免费看
        <dl id="56wwo"></dl>

      1. <menuitem id="56wwo"><dfn id="56wwo"></dfn></menuitem>

        1. <tbody id="56wwo"><div id="56wwo"></div></tbody>
          <track id="56wwo"></track>
            <bdo id="56wwo"></bdo>
            <menuitem id="56wwo"></menuitem>

            <tbody id="56wwo"><div id="56wwo"><address id="56wwo"></address></div></tbody>
            <track id="56wwo"></track>

            <track id="56wwo"></track>

            <nobr id="56wwo"></nobr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