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l id="56wwo"></dl>

  • <menuitem id="56wwo"><dfn id="56wwo"></dfn></menuitem>

    1. <tbody id="56wwo"><div id="56wwo"></div></tbody>
      <track id="56wwo"></track>
        <bdo id="56wwo"></bdo>
        <menuitem id="56wwo"></menuitem>

        <tbody id="56wwo"><div id="56wwo"><address id="56wwo"></address></div></tbody>
        <track id="56wwo"></track>

        <track id="56wwo"></track>

        <nobr id="56wwo"></nobr>

        您的位置 : D1看書網 > 都市 > 都市護花仙醫

        更新時間:2021-09-28 17:08:45

        都市護花仙醫

        都市護花仙醫 土豆炒馬鈴薯 著

        連載中 秦峰顏玉

        獨家新書《都市護花仙醫》是來自作者土豆炒馬鈴薯著作的都市風格的小說,小說中的主人公是秦峰顏玉,小說文筆超贊,沒有糾纏不清的情感糾結。下面看精彩試讀:提供都市護花仙醫秦峰顏玉小說全文閱讀。都市護花仙醫小說講述了說話的是一個穿著西裝的男老師。他手里拿著一本思想道德的課本,迎面走來的是一個扭著豐滿腰肢的艷麗女人。

        精彩章節試讀:

        寧海市。

        人才市場,人潮人海。

        秦峰一個即將上高三的學生黨,在經歷了幾次的碰壁之后,只能無奈的離開。

        摸了摸口袋,還剩下一百多塊,他的嘴角泛起一絲苦澀。

        還真的是可憐??!

        堂堂華夏守護神炎黃會的門主,竟然有一天會淪落到沒錢吃飯的地步……

        實際上,再過幾天,他的房租也將會到期,到時候別說飯沒的吃,就連住的地方都沒有了!

        剛下山的時候,師父給了他五千塊錢的路費,在租房解決一個月的伙食費后,還剩下兩千多點,原本可以再堅持一個月,足以支撐到他找到吃飯的工作。

        沒成想錢包在今天上午被一個問路的‘外地’女孩兒給摸了去,結果就變成了現在這個潦倒模樣。

        “哎……”

        無奈的嘆了口氣,要不是老頭子說在寧海,會有尋找到自己身世的線索,又順便可以讓未經人世的他磨煉心智,才懶得來遭這罪!

        “搶劫!搶劫?。?!”

        突然,一聲嬌喝在身后響起。

        秦峰剛反應過來,耳邊就有一陣勁風竄過,是一輛摩托車,上面載著兩個帶著頭盔的男子。

        坐在摩托車后座那位,手里還拿著一只黑色的女士包包。

        他頭也沒回,就朝著摩托車追趕過去。

        炎黃會曾經是華夏的守護神,就算如今沒落了,他這個門主,也不可能對這種骯臟之事坐視不理!

        “媽的,后面有個小子攆過來了!”

        摩托車上面,手里拎著包包的搶劫犯恨恨的道。

        “怕什么,老子開的是摩托車,他甩腿的,難不成還能……”

        駕駛著摩托車那位,嘴里的話還沒說完,透過后視鏡,看著不斷地朝著自己逼近的秦峰,透明擋風頭盔后的雙眼兀自地瞪大,滿是驚駭。

        尼瑪!

        這還是人嗎?

        跑的比摩托車還快?!

        搶劫犯心中驚駭不已,但也知道這摩托車高速行駛,萬一后面那怪物追上來碰上的話,就算帶著頭盔,他們的下場也不會好到哪里去!

        刺啦!

        摩托車急停,兩個人下車,從后座上抽出兩根冰冷的鐵棍,擺好架勢,惡狠狠地盯住了趕上來的秦峰。

        “把包交出來?!?/p>

        秦峰望著兩個雄壯的頭盔男,伸出手,不容置疑的命令道。

        “臭小子,***找死!”

        搶劫犯嘴角一咧,拎著鐵棍就沖了上來。

        他身強體壯,帶著頭盔,手里還有武器,難道還怕一個手無寸鐵的瘦子?

        砰!

        鐵棍落下,秦峰抬手擋住,宛如沒事兒人一樣,將鐵棍奪了下來,并且當著兩人的面,咔嚓一聲,用手直接給擰斷了。

        噗通!

        兩個搶劫犯小腿肚子一哆嗦,直接跪下求饒:“大哥,小弟有眼不識泰山,沖撞了您,請高抬貴手??!”

        那可是鐵棍,純鐵的!

        光重量就超過十斤了!

        傻子都知道,他們倆這是碰到了練家子,還是最恐怖,會氣功的那種!

        誰知道這種人狠起來,會不會要了他們兄弟倆的命?!

        即便是下跪,兩人身子都在顫抖,大夏天的就跟掉進了冰窟窿里似的。

        秦峰白了兩人一眼,從其中一人手里將黑色的包包奪過來,又冰冷地開口:“把口袋里面的錢給我拿出來?!?/p>

        兩個混子慌忙將口袋翻了個底朝天,捏出三張紅色的大鈔和一張綠票子。

        “下次再讓我見到你們當劫匪,丟的就不止這三百五十塊錢了,我會連你們的小命也一塊拿走?!?/p>

        秦峰拎起被掰斷的鐵棍,握在手心揉了揉,變成一團類似保定鐵球的玩意兒,丟到了兩個混子面前,咚的一聲,嚇得跪地的兩人魂魄一顫,褲襠都濕了。

        沒有再理會這兩個家伙,秦峰拿著鈔票跟包包返回。

        在人才市場外的公交站臺處,顏玉坐在長椅上,小手捂著胸口,微微喘氣,俏臉上慍起了一層紅暈。

        她剛緩過神,準備打電話報警,面前突然伸過來一只手,握著一個黑色的包包。

        這包包不是她剛才丟的嗎?!

        “謝謝你!”

        顏玉激動的將包包接過手,心有余悸的捂在飽滿的胸口處,一個勁兒的對著面前的小青年道謝。

        清秀的面龐,一雙星眸如同甘甜的清泉一般,讓人在這炎炎的夏日見了,都不自覺的靜下心來。

        “沒事,舉手之勞而已?!?/p>

        秦峰有些訕笑的摸著后腦勺,被夸的害羞了起來。

        他自從孤兒院離開后,就一直跟著師父待在大荒山上,絕大多數時間都是跟大黑狗為伴,連村姑都沒見過幾個,更別說眼前這位性感的都市美女了!

        柳葉眉下一對剪水明眸,粼粼發亮,高挺立體的鼻子,紅唇鮮艷,再加上剛才追趕搶劫犯,上氣不接下氣的,俏臉上粉撲撲的。

        當然,最引人注目的,還屬那白色吊帶衫下,一對堅-挺的飽滿,和淡藍色熱褲下兩條***在空氣中的雪白滑膩的大長腿了!

        噗嗤!

        顏玉捂著小嘴偷笑,不知道為什么,被這么淳樸的大男孩盯著看,心里非但沒有厭惡,反而還驕傲的挺了挺胸,很自豪一般。

        “咳咳,既然包已經找到了,那我就走了?!?/p>

        秦峰意識到自己偷看被識破,連忙用咳嗽掩飾尷尬,轉身就走。

        “哎?!別走啊,你幫了我這么大的一個忙,還沒有好好感謝你呢!”

        顏玉向前邁出一步,捏住秦峰的大手,激動的說道。

        “不用謝的,見義勇為,人人有責嘛?!?/p>

        秦峰望著牽著自己的小手,嘴角泛起一絲苦笑。

        顏玉反應過來,松開了小手,臉上閃過一絲紅暈,打趣道:“你這家伙,說話跟我一個小弟好像,只不過我小弟他很小就被人從孤兒院帶走了,到現在都沒有回來過?!?/p>

        聽到這話,秦峰的神色一頓,望著顏玉精致的有幾分熟悉的面龐,激動的道:“你是向陽孤兒院的玉姐?”

        “你是……小勤奮?!”

        顏玉紅紅的小嘴張大,一副不敢相信的模樣。

        秦峰點頭,這個外號,可是已經好多年都沒人喊過,都快要忘記了,今天重新被提及,心里很激動。

        “你真的是小勤奮?”

        顏玉小手抓著秦峰的肩膀,還是不敢相信的重復詢問。

        “是秦峰,玉姐,都跟你說多少遍了,不要叫我小勤奮了,再叫的話以后再有狗攆你,我可不幫你趕走了?!鼻胤搴眯Φ拇蛉?。

        “臭小子,都敢笑話起姐來了!”顏玉在他的胸口輕捶了一下,沒有絲毫的不滿,更多的喜悅。

        她就說,世界上怎么可能有這么巧合的事情,兩個人竟然會說出一模一樣的傻話?

        當年,顏玉在孤兒院的時候,因為扎著根麻花辮,打扮的很老土,所以經常被欺負,還被那些壞孩子放狗追著咬,都是年幼的秦峰不顧一切幫她解圍的。

        這不,已經八年的光景了,在顏玉的心里,都從來沒有忘記這個小弟弟。

        當然,秦峰也沒忘記扎著麻花辮子的顏玉,只不過他從來沒有想過,當初的那只丑小鴨現在竟然搖身一變,成了高貴的白天鵝了!

        時間也不早了,顏玉拉著秦峰去到人才市場外的一家飯店,點了幾個菜,談起了這幾年發生的事情。

        “什么,你竟然跟那個老頭子學了中醫?這太好了,我家里是開醫館的,正好缺學徒,小勤奮你以后跟著姐姐后面干事,包你吃香的喝辣的?!?/p>

        顏玉拍了拍鼓囊囊的胸部,煞有其事的保證道。

        在秦峰被老爺子帶走后,沒多久失蹤的顏玉也被家里人在孤兒院找到,繼承了家族的醫館,現在算是一名中醫了。

        秦峰點了點頭,在顏玉面前也沒什么好隱瞞的,沒工作就是沒工作,而且在醫術上面他有絕對的自信,不會比任何人要差!

        解決一頓飯后,顏玉帶著秦峰,上了502號公交車,坐了將近有一個半小時,才遠離了寧海市中心。

        這里遠離市區中心的公立醫院,因為就在通往市中心的主干道路旁邊。

        一般感冒發燒的病人都不愿意耗費一個多小時去市中心一趟,還要排好長時間的隊,都是就近找藥師開服藥吃吃。

        這么一來,就生出了顏家醫館這種私立的類似大藥房一樣的診所。

        紅色的梨木大門,古色古香,推門而入,一股藥香彌漫浸入鼻腔,讓遠離了藥埔地一個多月的秦峰,感覺又回到了大荒山上一般。

        簡單的熟悉了一下醫館的環境,顏玉就將一只刻著營業中三個字的木牌掛了出去。

        從下午一直到晚上,上醫館來的清一色全部都是男性。

        好家伙!

        那一個個擠眉弄眼的,說這里不舒服那里不舒服的,又是把脈,又是聽診,幸好顏玉機靈,半點便宜都沒被占到,這群‘病人’最后只是被開了幾幅安神的中藥,就依依不舍的離開了。

        “玉姐,這些病人哪里是來看病的,分明是來看你的好吧?”

        秦峰雙手托著下巴,望著剛打發走一個二百斤的大胖子的顏玉,語氣里滿是無奈的說道。

        網友評論

        還可以輸入200

        毛片免费看
        <dl id="56wwo"></dl>

      1. <menuitem id="56wwo"><dfn id="56wwo"></dfn></menuitem>

        1. <tbody id="56wwo"><div id="56wwo"></div></tbody>
          <track id="56wwo"></track>
            <bdo id="56wwo"></bdo>
            <menuitem id="56wwo"></menuitem>

            <tbody id="56wwo"><div id="56wwo"><address id="56wwo"></address></div></tbody>
            <track id="56wwo"></track>

            <track id="56wwo"></track>

            <nobr id="56wwo"></nobr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