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l id="56wwo"></dl>

  • <menuitem id="56wwo"><dfn id="56wwo"></dfn></menuitem>

    1. <tbody id="56wwo"><div id="56wwo"></div></tbody>
      <track id="56wwo"></track>
        <bdo id="56wwo"></bdo>
        <menuitem id="56wwo"></menuitem>

        <tbody id="56wwo"><div id="56wwo"><address id="56wwo"></address></div></tbody>
        <track id="56wwo"></track>

        <track id="56wwo"></track>

        <nobr id="56wwo"></nobr>

        您的位置 : D1看書網 > 現情 > 鳳去臺空

        更新時間:2021-12-09 11:28:47

        鳳去臺空

        鳳去臺空 山谷俗人 著

        連載中 韶竹筱余婧漫文耀

        主角是韶竹筱余婧漫文耀的名稱為《鳳去臺空》,這本書是作者山谷俗人寫的一本言情類小說,小說文筆極佳,良心作品。下面看精彩段落試讀:韶竹筱與文耀相愛一場的結局,是墜崖慘死,是背負上莫須有的罪名,不得善終。臨死之前,她發誓若是人生可以重來一次,她一定不再招惹文耀。再睜眼,時間來到了六年后,現代人余婧漫以韶竹筱的身份回歸。她擁有兩個人的靈魂,擁有現代人的智慧,卻還是在那人的身上失了心。這一世,他們能否有一個好的結局?

        精彩章節試讀:

        夢里。

        她跪在朝堂之上,雙眼刺紅,倔強望著那個面色冰寒的男子,一字一字,鏗鏘有力道:“我沒罪?!?/p>

        滿朝嘩然,用世間最惡毒的言語詛咒。

        “她犯的罪該五馬分尸,斬立決?!?/p>

        她腰身挺的筆直,在一片嘩然之中,雙眼一瞬不瞬的看著男子,“我沒罪?!彼潘麜o他,在任何時候。

        然而男子并未看她一眼,面色冰寒,亦是一字一字,絕情道:“關進六池宮內,永不得出入?!?/p>

        夢里。

        她赤著雙足,立于懸崖頂上,衣袂飄飄,在跳入懸崖的那一刻,有雙手牢牢抓住了她。

        那雙手,因用力過度,指關節泛白,手背青筋暴露,聲音沉沉。

        “你敢尋死?我會讓你付出代價?!?/p>

        她抬頭,便看到了崖上的男子,一臉冰寒,雙目布滿了血絲,夾著一股深沉的恐懼與絕望看著她,眼底有隱隱的乞求。

        她笑了,笑容同樣絕望。

        “代價?還有比死更大的代價嗎?”

        說著,她奮力一掙,脫離他的雙手,頓時,身體如同飄落的雨滴,急速朝懸崖底下垂落。

        耳邊是呼嘯的風,夾著懸崖邊上,他撕心裂肺的絕望的喊聲

        “阿筱——”

        她終于解脫,再也沒有人能負她,欺她了。身體一直往下墜,還未落入崖底,她便驚醒。醒來時,心還在噗通噗通跳得飛快。近幾年,她反復做這個夢,而這一次,她終于看清夢里一直抓著她的男人,面容冰寒冷峻,帶著一股狠勁與一股睥睨天下的傲然。

        他是誰?為何每次在她夢里出現都讓她胸口窒息?

        因為這兩個夢,她又一夜無眠。

        第二日,起床時,黑眼圈如大熊貓,花了將近一個小時,才用精致的妝容遮掩了疲態,再從衣柜里找出春節時在云南買的一條棉麻長裙穿上,裙上的刺繡是她自己設計的圖案,讓村落的老奶奶用最古老最原始的方法,一針一線繡上去,用的色彩極艷麗,但穿在身上卻與她融為一體,素凈中又彰顯著一股魅氣,兩種極端的色彩便碰撞出她的與眾不同??侦`又抓著一股野性。

        她所在的公司,位于北京最繁華的CBD商圈,在寸金寸土的國貿三期辦公樓內,極盡奢侈的占了整整一層。這一層,裝飾得古色古香,從出電梯開始,落入眼簾的便是墻上潺潺流水與一池荷花,小魚在底下游的正歡,往前是一道道曲折幽深的長廊,長廊的壁上掛著各朝各代的古物照片,盡頭便是她的工作室。

        她走在這長長的,暗香浮動的廊道里,腳底踩著柔棉的地毯,空靈而悄無聲息。

        她是一位古文物修復者,她的師兄周成明是這個工作室的老板,一年到頭,幾乎不見身影,常常隔著大半個地球,隔著十幾個小時候的時差,在深夜給她打電話,開口便是一句。

        “我去,余婧漫,老子這回差點客死他鄉?!?/p>

        “死了我去收尸,沒死再見?!?/p>

        周成明已習慣她的冷漠,掛了電話,便會把他搜羅來需要修復的古物照片發給她。

        而這一次,他消失了快半年,昨晚發給她一封郵件,主題為:《殘缺的歷史》

        里面大約有十張古物照片,全是需要修復的。所以她一早便來工作室提前準備。

        幾百平米的工作室里,平時只有余婧漫一人,安靜的能聽見裙擺走動的風聲。電腦的幻燈片里正次序播放周成明發來的《殘缺的歷史》照片,而她因昨晚的夢,還心有余悸,看了好一會,腦子里卻不時跳躍出崖邊上那個男子絕望而冰寒的眼神。

        “余婧漫,余婧漫,你在哪里?”

        門口傳來周成明的聲音,不一會,他便出現在了余婧漫的前面,滿面塵埃,風塵仆仆。直接撈起余婧漫辦公桌前的紫砂茶壺,對著嘴灌下去。

        “余婧漫,你知道我剛從哪里回來嗎?”

        余婧漫沒回答,只是看著被他喝過的紫砂茶壺,想著是留著還是扔了?而周成明自問自答。

        “我去拉薩,見到了無玄大師,這份‘殘缺的歷史’是他整理好后發給我的,他指定要你來修復?!?/p>

        周成明越說越激動。

        “可惜你無緣見無玄大師,可真真是個人物,談吐氣度皆是超凡脫俗,不像凡人。他收藏的這些古物全來自當年最興旺的王朝通朝,如果問世的話,不單單是價值連城,對整個歷史探秘的推進都具有跨時代的意義?!?/p>

        余婧漫依然沒有回答,而是目光定定的望著其中一張照片出神。是一個白玉牡丹發簪,通體透亮,牡丹盛開,每一片花瓣尖尖上,刻有一個小小的六字,仿佛是長在牡丹之上,帶起一片漣漪。

        周成明注意到她的目光,介紹到:

        “這件發簪的來歷,有一個故事。是當年,通朝皇帝文耀為他心愛的女子特制而成,在每片花瓣上精心刻上女子的名字,世間只此一件,獨一無二。當時制作成之后,文耀怕它不夠溫潤,不夠平滑,所以每日放在手心中撫摸,直到它溫潤,通了人性之后,才送給女子,親手為她綰發,為她佩戴?!?/p>

        “無玄大師跟我說的這個典故,但我保持懷疑態度。你想想,通朝帝王文耀,是至今最受爭議的帝王,他在位時,對百姓的貢獻毋庸置疑,通朝時期,天下太平,繁榮昌盛,平民百姓不用關家門也可安然入睡;但他同時又是一個殺人如麻的暴君,多少功臣,皇親國戚被他滿門抄斬?”

        “所以,余婧漫,你說這樣一個帝王,能對哪個女子動心,而且用了這樣的心思?也不知無玄大師從哪看到這樣的故事,我想,多半是野史?!?/p>

        “或許是真的?!庇噫郝幕卮?。她不知真假,只是忽然胸口難過的喘不了氣,眼淚幾乎要奪眶而出。

        看著那個白玉牡丹簪,竟有一種熟悉感,腦子里不經意的飄過莫名其妙的兩句話。

        男子聲音柔情。

        “阿筱,來,我替你戴上?!?/p>

        女子聲音凄厲。

        “韶竹筱,刻有你名字的發簪***我的胸口,你說,他還會相信你是無辜的嗎?”

        這些話仿佛隔著時間,隔著空間,各種千山萬水穿破她的耳膜而來。明明是虛幻,卻如此真實的像是對她而說。

        周成明絮叨了一會之后,才恢復正經,頗有點嚴肅的說。

        “余婧漫,我們要去拉薩,去找無玄大師,去修復‘殘缺的歷史’,工程浩蕩,或許一年半載回不來。你能去嗎?”

        “為什么不?”

        他已習慣余婧漫的惜字如金,并不介意的回答。

        “那邊環境艱苦?!?/p>

        “去?!?/p>

        余婧漫關了郵件,關了電腦,只一個字決定了去千里之外的拉薩,去會一會這份殘缺的歷史。

        這些照片,已引起她濃厚的興趣。

        不過兩日的時間,她已站在了拉薩的天空之下。頭上是湛藍的天,純凈,透亮,不染一絲塵埃,前方是巍峨雄偉的布達拉宮,大氣磅礴,又莊嚴而肅穆,高尖的塔頂淹沒在云卷云舒之中。

        周成明因臨時有事飛往了意大利,讓她獨自前來。她依然穿著素雅,長發用簡單的發簪松散的盤在腦后,背著雙肩包,外加拖著一個黑色的大箱子。箱子里是她工作所需要的各類工具。

        前來接待她的是無玄大師的弟子,看到她,頗為熱情地招呼。

        “您好,這邊請,無玄大師已久候多時?!?/p>

        “好,謝謝?!?/p>

        她跟在他的后面,經過層層疊疊的階梯,繞過交錯復雜的廊道,四壁是鮮艷的彩畫與絢麗的雕飾,越往里走,越有濃厚的宗教氣氛圍繞著她。

        直走到盡頭,只聽得見蟲鳴鳥叫,甚至聽見過堂而來的風聲,一股沉香的味道緩緩沖鼻。小師傅停止了腳步,轉身對她說

        “請進吧?!?/p>

        她點頭,推門而進,便見到了無玄大師。他閉目盤腿坐在蒲團上,并未穿袈裟,而是普通的一套僧衣在身,即使坐著,也有行云流水般的氣質。

        在這樣古色古香的殿堂之內,在周邊裊裊香火之中,人便有些恍惚,不知自己身處何處,為何而來。

        余婧漫盤腿坐在無玄大師的對面,朝他虔誠一拜才緩緩抬頭看他,雙目澄澈清明。無玄大師已起身,衣袂飄飄之中,若有似無的淡香傳入她的耳鼻,很熟悉的味道,沒來由讓她的鼻尖泛酸,卻想不起來在哪里聞過。

        “施主,請跟我來?!?/p>

        無玄大師引她到另外一間屋子,把一個檀木箱子放到她的面前

        “施主,請看,這些古物或多或少有了些殘缺,需要修復?!?/p>

        箱子里放的東西,便是余婧漫之前看到的《殘缺的歷史》里的物件。當時看照片,只是覺得欣慰,這世間還能保留有這些古物。

        但今天,這些古物就這么放在她的眼前時,竟心潮涌動,難以控制的眼眶濕潤。她已經很多年,不曾有過這樣的感動,不曾有過這樣的情緒,但此時,竟是無法控制的,仿佛這些東西便是她的,就是她的。她的心很空,仿佛丟了一樣極重要的東西,想不出,抓不住。

        無玄大師很沉靜的站在一旁,幾乎感覺不到他的任何情緒。但在余婧漫的眼淚即將掉落時,他遞出了一塊純白的手絹,手絹的底下,繡著一朵小小的春堇花。

        “謝謝?!?/p>

        她接過手絹,才想起,無玄大師身上淡淡的味道,是春堇花的味道。

        余婧漫帶上手套,拿起其中一把桃木梳,中間斷了一齒,她摩挲著,幽幽感嘆

        “殘缺未嘗不是一種美。我不建議修復,即使修舊如舊,但每個殘缺或許都藏著一段凄美的故事?!?/p>

        “殘缺也是美?藏著一段故事?”無玄大師重復這句話,定定看著余婧漫,目光悠遠,通透,最后說道。

        “好,不修了?!?/p>

        更多免費章節閱讀推薦:

        網友評論

        還可以輸入200

        毛片免费看
        <dl id="56wwo"></dl>

      1. <menuitem id="56wwo"><dfn id="56wwo"></dfn></menuitem>

        1. <tbody id="56wwo"><div id="56wwo"></div></tbody>
          <track id="56wwo"></track>
            <bdo id="56wwo"></bdo>
            <menuitem id="56wwo"></menuitem>

            <tbody id="56wwo"><div id="56wwo"><address id="56wwo"></address></div></tbody>
            <track id="56wwo"></track>

            <track id="56wwo"></track>

            <nobr id="56wwo"></nobr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