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l id="56wwo"></dl>

  • <menuitem id="56wwo"><dfn id="56wwo"></dfn></menuitem>

    1. <tbody id="56wwo"><div id="56wwo"></div></tbody>
      <track id="56wwo"></track>
        <bdo id="56wwo"></bdo>
        <menuitem id="56wwo"></menuitem>

        <tbody id="56wwo"><div id="56wwo"><address id="56wwo"></address></div></tbody>
        <track id="56wwo"></track>

        <track id="56wwo"></track>

        <nobr id="56wwo"></nobr>

        您的位置 : D1看書網 > 現情 > 不是佳辭

        更新時間:2021-12-09 15:06:48

        不是佳辭

        不是佳辭 阿猛崽 著

        連載中 傅佳辭江岷

        獨家新書《不是佳辭》由知名作者阿猛崽傾心創作的一本言情類型的小說,小說的主角是傅佳辭江岷,文中感情敘述細膩,情節跌宕起伏,卻又順暢自然。下面是簡介:十八歲那年,傅佳辭正處于愛美的年紀,甚至可以說她嗜美如命。二十歲那年,江岷恣意耀眼,傅佳辭喜歡他,甘愿為他死。后來,陰差陽錯,兩人分別多年,于她二十八歲那年重逢。面對更加冷淡待人的江岷,她沒有勇氣再靠近。如今她已不愛美,放棄喜歡他應該很快了。豈料,這次他主動了!

        精彩章節試讀:

        一場臺風席卷青溪縣,旅館旁的一棵松樹被從根吹斷,正好砸到二樓的傅佳辭的窗前。

        松樹擋住外面天光,傅佳辭索性合上窗簾,關于這場臺風,她眼不見為凈。

        她走回單人床上,抬腳踹了踹床上那名異性清瘦的背:“抽煙嗎?”

        風雨吹動著窗簾,他在的地方時明時暗,沉悶的光線在他背部的肌肉上浮動。

        他的肌肉并不張揚,但很緊致,腳踹上去,硬邦邦的。

        江岷半倚在床頭。

        他揉了把凌亂的短發,昨夜發生的一幕幕在他腦海里倒放。

        風雨夜、暖黃燈光、曖昧不息的聲音,長著霉斑的小旅館客房,像一場上世紀九十年代畫質模糊的老電影。

        身邊的那個女人拿起床頭柜上的黑色數碼相機,在屏幕上點了幾下。

        她打開相冊,屏幕發出幽幽光輝,那是屋子里唯一的光源。

        “美女就是美女,怎么拍都上鏡?!?/p>

        她的聲音,帶著滿滿的得意。

        江岷快速在腦海里捋清狀況,這個女人是詐騙組織的一員。

        昨天晚上,他們在津州酒吧外相遇,是她帶著他去找那個詐騙犯的。

        然后,他們逼他喝了下藥的酒,他和這個女的稀里糊涂的發生了關系。

        她拍下來了。

        江岷半身坐臥起來,腰靠著枕頭,他輕掃了一眼照片:“照片上有你的臉?!?/p>

        江岷不帶眼鏡,他其實看不到照片的內容。

        他一只眼睛先天弱視,另一只眼高度近視,那張照片,他只能隱隱看到兩個輪廓融在一體。

        那個女的,她仿佛并不在意昨夜發生的事,也不在意照片的尺度。

        她在意的是——

        “你不覺得我很上鏡嗎?”

        江岷如實說:“看不出來?!?/p>

        她索性關了相機,直接欣賞起眼前的男色。

        但江岷不如她的意,他迅速拿起丟在床尾的黑色T恤套在身上。

        江岷赤身的時候還有肌肉供人觀賞,穿上衣服就顯得有些冷漠,加上那張沒有表情的臉,傅佳辭完全失去觀賞心情。

        他的頭發被他揉得亂糟糟的,絲毫沒有昨天那副好學生的影子。

        傅佳辭又評價說:“你這樣比昨天好看,男人壞一點更有魅力?!?/p>

        江岷沒搭理她,只是問:“我眼鏡呢?”

        “不知道,昨天做到一半,你自己摘了眼鏡,要不然你趴地上找找?”

        想到一個一米八幾的男生撅著屁股趴在地上找眼鏡的畫面,傅佳辭發出了一串清脆的笑聲。

        和她的外表不同,她的笑聲很單純。

        江岷俯身撿起地上黑色運動長褲穿上,他赤著腳站在床邊:“這是哪里?”

        傅佳辭見床空了,一屁股坐在床上。

        她拿起電視遙控器打開電視,修長的雙腿交疊,涂著不同顏色指甲油的腳趾俏皮地翹起。

        電視正好在播本地新聞,從新聞上,江岷掌握到自己現在正在青溪,一個離他的家津州市四百公里遠的沿海小鎮。

        本地新聞正在播臺風險情,提醒市民做好防災準備,并無看點。

        江岷的視線落在傅佳辭的腿上,視力的緣故,他只能看見一片珍珠白。

        他的手機在昨天下午就被他們一伙人沒收了,無法和外界聯系。

        江岷雙手插兜坐在劣質皮沙發上,問傅佳辭:“你們打算怎么處理我?”

        傅佳辭笑起來,眼睛盯著電視,也不看看江岷:“人長這么帥,腦子怎么不好使呢?咱們倆現在都***啦,下一步該領結婚證了?!?/p>

        這個女人滿嘴跑火車,江岷索性沉默,不和她浪費時間。

        傅佳辭摁遍了每個頻道,因為這次臺風來之迅猛的緣故,每個電視臺都在播臺風快訊。她很無聊,打電話問旅館前臺能點播電影嗎,前臺說要另外加錢,氣得她掛斷電話。

        她低罵了一聲:“什么垃圾!”

        這一聲惹得江岷看向她。

        他的眼睛蒙了一層薄薄的冷霧,看得人不寒而栗。

        傅佳辭被他看得發怵,她把枕頭摔向江岷的臉:“這樣看***嘛?姐姐太美了嗎?”

        “沒戴眼鏡,看不清?!?/p>

        看不清是么。

        傅佳辭正打算靠近他,讓他好好欣賞自己的美貌,卻被一通電話阻止了行動。

        手機屏幕上“趙安陽”三個字讓她不假思索的接通電話:“趙安陽!你終于想起我了?我還以為你被臺風吹跑了?!?/p>

        她的語氣很兇,但江岷沒聽出責備的意思,反倒聽出了幾分期待。

        電話那頭,趙安陽說:“這小子在津州報警了,我找了關系給攔住了?,F在我和老四兩個去旅館,給你帶早飯不?”傅佳辭想了想:“我要吃米粉,多辣多醋?!?/p>

        趙安陽說:“你的口味我還不清楚?”

        傅佳辭心滿意足地笑了。

        這個笑容,是自昨夜至此時此刻,她臉上出現最明顯的表情。

        因為這個笑容,她的樣貌在江岷的腦海里,終于清晰了一些。

        察覺到了江岷的視線,傅佳辭看向他,臉上的笑容蕩然無存:“看什么看?是笑給你看的么?!?/p>

        江岷被她嗆得無言以對。

        傅佳辭翻下床去吃飯的時候,故意對江岷說:“忘了問你吃不吃早飯了?!?/p>

        江岷嘴里輕吐出兩個字。

        “不餓?!?/p>

        “哪能不餓,你昨天晚飯沒吃,又空腹喝了那么多酒,昨天晚上還那么賣力,能不餓嗎?”

        怎么不生氣呢。

        不管她怎么招惹,戲弄,江岷就像一尊雕像,始終沒有激烈的反應。

        傅佳辭變本加厲,她打開手機新聞,開始念:“江岷,津州大學教授江驊的獨生子,江驊因性侵女學生被告發,跳樓***。此前就讀于第一中學高三十九班,高考省狀元……你說我把咱倆沒穿衣服的照片發網上,再讓你當一次話題中心怎么樣?”

        江岷坐在劣質的皮沙發上,手臂隨意地抱在胸前。

        對傅佳辭的挑釁,他無動于衷。

        “現在你們對我的行為屬于非法囚禁,是要付法律責任的,你不怕坐牢?再說那些照片流露出去,你真的以為你的生活會不受影響?”

        傅佳辭的腦回路略為與眾不同:“坐牢我也是最美獄花!”

        隨后,她才想起重點,“我肯定會給自己打馬賽克的呀?!?/p>

        江岷一時無語。

        他迅速理清思路,“趙安陽呢?”

        傅佳辭翻了個美麗的白眼:“我在和他在是一樣的。我們是男女朋友,談對象的,懂不懂?”

        “所以你男朋友讓你和我***么?!?/p>

        傅佳辭翻個白眼:“不行么,你很矜貴?”

        江岷不打算和她講道理。

        昨天晚上的事,已經不是道德層面上的問題了。

        這時門鈴響起,傅佳辭大聲問:“誰?”

        “你趙哥!”

        傅佳辭走去開門,片刻后,一高一矮兩個男人四只手共提著五六個塑料袋走進來。

        走在前面的高個男人就是趙安陽。

        趙安陽,是這個詐騙組織的中心人物。

        和人們對詐騙犯的刻板印象不同的是,趙安陽十分耀眼。

        他是男生女相,外貌出挑,留著時下最流行的韓國男明星的發型。

        穿著不顯眼,但很講究。

        他身后跟著的瘦矮個是老四,在趙安陽的襯托之下,老四更像個進化到一半的猴子。

        趙安陽把裝著早餐的塑料袋放在屋里唯一的小茶幾上,傅佳辭本來不餓,聞到米粉的味道肚子開始咕咕叫了。

        她搬了椅子去吃早飯,老四在她對面坐下,問她:“昨晚爽不爽?”

        傅佳辭冷漠地說:“你自己試試就知道了?!?/p>

        老四被傅佳辭傷過,在傅佳辭這里,他從來討不到便宜。

        見她有發瘋的前兆,老四立馬溜走:“我再去開間房!”

        江岷默默觀察著這間房里發生的一切,他注意到趙安陽一來,傅佳辭就安靜了很多。

        江岷起身走到趙安陽面前:“我想和你談談?!?/p>

        趙安陽從口袋拿出一包煙,遞向江岷:“來一根?”

        “我不抽煙?!?/p>

        他不是不抽煙,而是對煙的要求很高。

        這些人的東西,不干凈。

        趙安陽高中沒畢業就出來跑社會了,六七年來見慣了形形***的人,但是江岷讓他產生了一種特殊的感覺。

        昨天晚上他喝高了,錯把他當成一個書呆子。

        今天清醒過來,再看昨天晚上的所作所為,悔不當初。

        江岷的個子很高,趙安陽一米八出頭,也要仰視他。

        他正對上的,是一雙沒有情緒,甚至有些陰沉的眼睛。

        趙安陽拍拍江岷的肩膀,說:“放松點,我們只謀財,不害命?!?/p>

        江岷冷靜地說:“把騙周瑤的兩萬塊還給她,后天我要報填志愿,明天我要回津州,這件事我不會說出去,也會讓周瑤守口如瓶?!?/p>

        他和這群詐騙犯扯上聯系,起因就是周瑤。

        周瑤是他的高中同學。

        江岷獨來獨往,周瑤是他高中為數不多有來往的人。

        她的家境不好,經常出去打工補貼家用,學習落下了很多,所以常來找江岷補習功課。

        高考結束后,周瑤落入這個詐騙集團的圈套,他們稱在豐州市有一項包食宿和培訓的酒店前臺工作,月薪上萬,高中學歷就能去。

        周瑤上當了,她把她媽的手術費都砸了進去,意識到自己被詐騙以后,周瑤不敢告訴家長,怕詐騙犯打擊報復也不敢報警,只能找江岷商量。

        昨天下午,江岷決定幫周瑤要回那兩萬塊。

        他以周瑤哥哥的名義約見這幫人,臨走前,叮囑過周瑤如果自己晚上沒聯系她的話就報警。

        昨晚江岷喝高了,同一群流里流氣的流氓在一起,他們起哄讓他喝酒,如果能喝完桌子上的十瓶啤酒,就把兩萬塊還給他。

        但是他們在酒里下了藥。

        他們連夜帶他來這個叫做青溪的小鎮,并且把他和那個女騙子關在一個房間里。

        還被她拍了照。

        幾個月前,他父親因性侵丑聞跳樓***,他原以為人生不會有比那更糟糕的事。

        趙安陽見江岷鎮定自若的和他談判,不知道他是無知,還是勇敢。

        趙安陽笑著問:“不還錢,不放你,你人在我們手上,還能怎么樣?”

        “兩萬塊而已,你們能組織這么大的騙局,不缺那兩萬塊錢。那是周瑤母親的手術費,對她很重要?!?/p>

        一旁安靜吃飯的女騙子聽到這話,突然出聲道:“她媽的手術費都能被騙,那女的也夠笨,她媽早晚會被她笨死的?!?/p>

        趙安陽朝傅佳辭的方向看去,她的碗里還有半碗粉,她食量小,半碗就吃飽了。

        “小辭,吃飽了的話剩下半碗給這學生吃了吧,他也兩頓沒吃了,咱們總不能把人給活活餓死?!?/p>

        傅佳辭聞言,壓根不看屋里的男人們,她直接把剩下半碗粉反扣進垃圾桶里。

        趙安陽樂了:“還跟我生氣呢?生氣容易長皺紋,可別怪我沒提醒你?!?/p>

        “長皺紋我就用最好的護膚品咯?!?/p>

        話罷,傅佳辭赤腳走到沙發前,仔細打量江岷。

        江岷的樣貌她不多做評價,畢竟除了她和趙安陽,其他人的臉她都不怎么放在眼里。

        只是江岷身上有一種讓人捉摸不透的氣質,莫名地會讓人想多看他幾眼。

        不同于其它學生的干凈,也不同于趙安陽身上的妖孽氣……傅佳辭只恨自己語文學的不好,她形容不出江岷身上的氣質。

        距離足夠近,江岷還是看不清她的樣子。

        他只能看到表象。

        傅佳辭的妝很濃,臉上的粉遮蓋了她皮膚原本的色澤,濃密的假睫毛有三倍放大眼睛的作用,大紅唇像剛吃完嬰兒似的。

        但也并不丑,反而有一種迷離的、失真的美感。

        兩人用冷漠的目光打量彼此,這時趙安陽突然插話說:“小辭,這學生條件倒是不錯,要不你跟他處對象試試?”

        話才說完,傳來“啪”一聲耳光聲,空氣突然沉寂下來。

        江岷和趙安陽都被這一記響亮的耳光打懵了。

        傅佳辭搓著自己的手掌,對趙安陽冷笑一聲。

        “趙安陽,你讓我跟他睡我就跟他睡,你讓我跟他處對象就處對象,你是我什么人吶。你真當你是我爸了么?”

        更多免費章節閱讀推薦:

        網友評論

        還可以輸入200

        毛片免费看
        <dl id="56wwo"></dl>

      1. <menuitem id="56wwo"><dfn id="56wwo"></dfn></menuitem>

        1. <tbody id="56wwo"><div id="56wwo"></div></tbody>
          <track id="56wwo"></track>
            <bdo id="56wwo"></bdo>
            <menuitem id="56wwo"></menuitem>

            <tbody id="56wwo"><div id="56wwo"><address id="56wwo"></address></div></tbody>
            <track id="56wwo"></track>

            <track id="56wwo"></track>

            <nobr id="56wwo"></nobr>